哄睡正變成淘寶的深夜社交生意

2 評論 7594 瀏覽 32 收藏 14 分鐘

編輯導語:睡眠經濟近來也成為討論熱點。隨著人們、尤其是年輕人的睡眠問題似乎愈發嚴重,“哄睡師”這一冷門職業的熱度也在逐漸升高,深夜尋找睡眠的背后可能投射出了人們的深夜社交。與此同時,當這一冷門職業興起時,“哄睡師”這一工種的行業規范仍需繼續探索。

正如淘寶店主小七所說,你睡著了我掙誰的錢,從眾多相關APP產品導向來看,都是在哄睡師這里虛晃一槍,轉頭走向了深夜社交。

自從淘寶發布2020年十大冷門職業之后,“哄睡”一詞反而熱度逐漸升高,哄睡師也在逐漸成為熱門職業。

這是一個“販賣晚安”職業,哄睡師通過聊天、念電臺、互聽呼吸聲等方式幫助失眠者放松心情、引導入睡。事實上,哄睡師除了服務那些在深夜無法入眠的人,也服務一些需要陪伴的人,或者說后者才是他們的客戶主體。

在淘寶、抖音等平臺搜哄睡師,搜到的除了ASMR舒緩類音頻,還有打著色情擦邊球的女主播。這意味著哄睡師一邊在成為失眠者的救命稻草,另一邊也在消耗著失眠者的時間。同時還有永遠也禁止不了的“軟色情”。

哄睡是假,利益才是永恒的驅動力。

一、年輕人真的需要哄睡嗎?

睡不著似乎已經成為了當代年輕人中的普遍現象。

“要知道當代年輕人睡覺有多難,看看凌晨兩點的B站直播間就知道了?!痹趪蠊ぷ鞯男⑷缡钦f。

在凌晨兩點打開各大平臺的直播間,內容基本一致——以主播和主播之間以及主播和粉絲之間的一些閑聊為主,“有時候也會有一些ASMR的,其實都做得很一般。但是在形形色色的直播領域已經算是高端的了?!毙⒄f自己也算是半個二次元玩家。

小劉告訴智商稅研究中心,看直播完全是因為睡不著,她已經有近一年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皠傞_始是工作壓力大,后來發現自己已經逐漸成為一種習慣之后,發現自己即使躺在床上也睡不著。然后睡不著又會接著變成一股焦慮情緒壓在你身上……”

在嘗試了多種方法均無效果之后,小劉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找到了哄睡師,“我也沒抱太大期待,就是試一下?!痹俸髞?,每當睡不著又找不到事情做的時候,小劉就去找哄睡師聊天?!叭嗽跇O度焦慮的時候是沒有理智的,對于金錢也沒有感覺?!毙⒄f自己也不知道在哄睡師身上花了多少錢,反正很多。

“其實除了聲音稍微好聽一點,也沒什么特別的。相比之下,我更依賴中間的陪伴吧?!毙⒏嬖V智商稅研究中心,“我愿意下單就是在睡不著的時候能有個人說說話?!?/strong>

陪小劉聊天的哄睡師是一個新媒體從業者,26歲,做哄睡師已經有三四年的時間,白天的時候正常上班,晚上就做哄睡師陪別人聊天。這名哄睡師告訴智商稅研究中心,主要以工薪階層的年輕人和學生居多,“很多來找我們下單的并不是真的想要睡覺,只是希望找一個傾聽者?!?/strong>

二、哄睡是假賣課是真

懷著好奇的心情,智商稅研究中心也在淘寶和閑魚搜索了一下哄睡師。

事實上,相比哄睡服務,淘寶上“教你成為哄睡師”一類資料售賣和教程的商品更為眾多。閑魚上則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番景象,搜到哄睡服務的商品之后查看主頁,以大學生為主,當問及收入和個人信息,立刻表示不可以透露,顯然和淘寶哄睡師相比業務并不是十分熟練。

智商稅研究中心在淘寶選了一家看起來比較二次元的店鋪下了單,接單是一個聲音甜酥的女生,名字叫小七,小七告訴智商稅研究中心,哄睡只是業務中的一小部分,來下單的大部分是陪聊,很少有真正想要被哄著睡覺的。

智商稅研究中心通過調查發現,淘寶哄睡店鋪服務都是一致的,哄睡師被分成三等,價格從20元到200元不等。另外,幾乎每個店鋪都會有一個首席哄睡師,首席哄睡師的客單價一般都在200元/小時以上。

如果覺得第一次“哄睡”服務沒有效果,甚至還能申請“售后”:由另一位“哄睡師”免費再提供一次“哄睡”的服務。倘若“助眠”的效果佳,用戶可以選擇“包月”服務,“首席哄睡師”的“包月”費用甚至可以高達兩、三萬元。

小七告訴智商稅研究中心,自己是和一個男性朋友一起開淘寶店,各自負責一半業務,每個月的收入在兩萬到五萬之間。另外,他們還幫助其他人做哄睡淘寶店,從淘寶開店、運營到店鋪開業可以全部負責,每個店鋪的費用是1000元。

哄睡正變成淘寶的深夜社交生意

三、無法擺脫的軟色情

哄睡師這個職業最初是來源于ASMR,什么是ASMR呢?

ASMR意為自發性知覺經絡反應,特指人體通過視、聽、觸、嗅等感官上的刺激,在顱內、頭皮、背部或身體其他部位產生的令人愉悅的獨特感受,它最常被引用的簡單解釋是“顱內高潮”。

由于ASMR的濫用,這個詞逐漸被公眾與“軟色情”聯系到了一起,后來B站也迫于壓力將這個詞封禁,目前在B站搜索ASMR已經搜不到任何內容,但是搜哄睡師,還是能夠找到很多ASMR制作者。

一個自稱是ASMR外圍人士的愛好者告訴智商稅研究中心,淘寶哄睡師其實都是非常初級的ASMR,大多數哄睡師對于ASMR是知之甚少的。后來會有一些ASMR在哄睡的名義下繼續做,大多數專業的ASMR其實是有點看不起哄睡師的,相反,有很多不懂ASMR的開始涌進來學一點點技巧然后開始提供服務。

智商稅研究中心試驗性地在淘寶搜索哄睡師點了幾單,發現確實都是以陪聊為主的服務,很少遇到比較專業的ASMR工作者。

小七告訴智商稅研究中心,做一個哄睡師店鋪最難的地方其實并不在于ASMR技巧,而是要“情商高一點就可以”,就開店本身而言,技術不是問題,前期投入會比較大,她是用了三個月才回本。

此前,就有多家媒體報道哄睡師打軟色情“擦邊球“的問題,智商稅研究中心在點單體驗過程中發現,其實打擦邊球是不可避免的。對于一些比較大的店鋪,通常是有一個店主“坐鎮”來處理客服問題、流量運營,以保證店鋪的正常運營以及獲得淘寶的流量推送。

一位店主告訴智商稅研究中心,自己的店已經被封了7、8家了。店主負責“攬客”之后,會根據顧客的喜好,比如御姐音、蘿莉音,然后分發到下面全職和兼職的哄睡師。哄睡師的收益是按照時間來進行計費的,然而哄睡師并不是十分在意聊天的內容,只是想要增加“哄睡”時間,如果顧客有意打擦邊球,則很容易為了延長時間而滑入軟色情。

同時智商稅研究中心發現,不少哄睡師其實是背有貸款的,上述店鋪的一名哄睡師在下單后的第三天就在朋友圈曬出了一張在滴水貸5200元的貸款截圖。

哄睡正變成淘寶的深夜社交生意

四、哄睡經濟的泡沫背后

加班的西二旗、美妝燈下的百子灣、酒精和噪音的三里屯,在任何一個人口超過1000萬人口的城市,最不缺的就是睡不著的年輕人。

據中國睡眠研究會調查顯示,中國成年人失眠發生率高達38.2%,意味著超過3億中國人有睡眠障礙。

今年三月,阿里健康基于天貓醫藥平臺相關數據,發布了《睡不著報告》,報告顯示國內失眠問題年輕化加劇,其中有六成以上為90后、00后,更有三成失眠者為放下手機才能睡的“假性失眠”人群。

換言之,或許有上億年輕的失眠者飽受“失眠癥”困擾,正因為市場規模龐大,除了電商商家之外,更有不少企業、創業者盯上了“哄睡”相關的業務。

在應用市場里搜索“哄睡”之后,智商稅研究中心發現“小睡眠”、“耳萌“、“甜味陪伴”等多款與助眠、哄睡相關的APP,在蘋果應用商店,“小睡眠”僅僅評論就超過了2.9萬。

在喜馬拉雅、蜻蜓等主流播客平臺,也將助眠放在了顯眼位置。

在上述APP中,很多都內置了類似“哄睡師”的相關服務,比如樹洞、虛擬戀人等等,一位資深互聯網觀察者對智商稅研究中心說,從大多數聲優類APP的產品導向來看,這些APP聚焦點在于在于深夜深交,而非睡眠經濟。

前文提到的淘寶店主小七也告訴智商稅研究中心:“我們壓根就不想讓客戶睡覺,你睡著了我去掙誰的錢?!痹阡撹F森林之下的千萬人口城市,永遠不缺睡不著的人,在無數個龐大的城市居所和平面的互聯網,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APP和互聯網能幫你的,只是幫你找到另外一個睡不著的人。

智商稅研究中心在采訪中發現,其實下單哄睡師的人和哄睡師本就是相似度極高的一群人,今天睡不著的你,明天也可能是我的哄睡師,對于大部分人來講,只是在孤單的時候找到一點慰藉。哄睡師剛好在那個時刻成為了那個“情商在線”的傾聽對象。

實際上,所謂哄睡師不過是睡眠經濟下從普通陪聊中細分出來的職業“工種”,要成為一份專職為萬千失眠者提供“助眠”服務的職業,還需要很長的行業規范之路。對于資本市場來說,哄用戶睡覺并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正如淘寶店主小七所說,你睡著了我掙誰的錢,從眾多APP產品導向來看,都是在哄睡師虛晃一槍,轉頭走向了深夜社交。

(應采訪對象要求,以上提到人名均為化名)

 

作者:十年打漁,編輯:麗雅,排版:天宇;公眾號:智商稅研究中心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It9d1aFmvj6BedyO8_bY8A

本文由@智商稅研究中心 授權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感覺不是想睡著,只是靠花錢彌補平時不存在的陪伴。

    回復
    1. 贊同

      回復